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th Apr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我與春天的約定,是前世的誓言。 在鳥語花香的季節,我降臨到人間。這個季節裡每一抹誘人的色彩彷彿都是送給我的,每一天都變成了美麗的日子。在這樣的日子裡,我漸漸地成長起來,我漸漸地成熟起來。 今天,我要和時光相約,再一次踏進屬於我的春天。 放下所有的所有,唯獨帶一顆童真的心,輕輕地,悄悄地,走進我想要的自然,我獨戀的自然,我敬畏的自然。 我的大地,我心中的大地,就是這個樣子,上面綠草如茵,蓬蓬勃勃。我怯怯地接近你,怕踩壞了你的翠綠,怕弄傷了你的脖頸。但是,我還是盡不住直往你的懷裡鑽,在你的懷抱裡追逐,嬉耍,打滾,你像媽媽一樣的接納著我的刁蠻,任性,喧鬧。在你的懷抱裡,我興奮著,歡騰著,像是回到了童年,哥哥帶著我們姐妹遊戲,彷彿就是昨天的事情。 走進春天,放飛禁錮已久的心靈。 看,快看,快看呀,天空中升起了五彩繽紛的風箏,我們不約而同的抬起了頭,此時,我不僅看到了蜻蜓,蝴蝶,老鷹,小燕子,還看到了一張張純真的笑臉。我想,紅塵中的你,紅塵中的他,也包括紅塵中的我往往是戴著面具在生存,卸下面具的你我他都是一樣的天真,一樣的純潔,一樣的可愛,都有一顆想要遊戲的心靈,原來,大自然給予了我們這樣一個遊戲的舞台,給予了我們展現自己的機會,我才看到一顆顆快樂而輕鬆的心靈在天空中飛來飛去,是那樣的愜意,是那樣的自由,是那樣的靈動。 “斜風細雨不須歸”,我們置身在煙雨朦朧中,纏綿縈繞,靜靜地享受著煙雨的愛拂,像絲,像綢,像緞軟軟地柔柔地滑過我們的身心,一絲絲,一縷縷的清涼滋潤著乾枯的心田,修復著疲憊的心靈。自然點亮了靈犀,自然點亮了心靈,氤氳裊裊,似煙似霧,身,似在仙境。青山也在煙雨中若隱若現,如一幅水墨丹青,我們像在畫中游。 一陣風吹過,眼前飄來了紛紛擾擾的花瓣雨。花兒,在風中搖曳,花兒,在風中翩翩起舞,一遍又一遍,旋轉著,飄舞著,不忍離去,直到最後,舞盡了所有的舞姿,耗盡了所有的精氣,只是為了把自己的美麗留給春天,只是為了把自己的美麗留給心上人。 “落紅不是無情物,花作春泥更護花”。花兒,我看到了你的心思,我明瞭你的心靈,我感動著,我流淚了。為花兒,也為你。 只要心有閒情,在自然裡,可以品風,品雨,品月,品花,品萬籟俱寂的空靈……終有一日,我將絕塵而去,不帶走一片雲彩,不帶走一絲風兒,那時,那事,一切的一切,於我而言,只是過眼雲煙。 佛曰:“吃飯時吃飯,睡覺時睡覺。”一切遵從自然,一切從自然做起。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窗外的薄雪是停於何時的呢?不知道。總之,太陽出來了!哈!不對,其實下雪時,太陽就一直笑瞇瞇地躲在稀牛奶般的雲霧後。太陽想扮什麼?它想逗逗那些挨餓的人們,好讓他們看到稀牛奶裡還泡著一隻鹹蛋黃。推開窗子,一股清勁的風迎面打來,碎成些許土腥、些許苦涼。這難道就是春雪的味道嗎?看到馬路上的積雪早已融化。我慣於“貓”在家裡的心,突然躁動起來,想到樓下花園裡走走,感受一下這春雪帶來的寒涼與苦意。 呵呵!人到樓下才感到,原來這天氣比我預想得要暖和多了。空氣清新,潤人心肺!如果我不跑動,根本感覺不到風的存在!花園小徑上的雪都已堆到路邊,花圃裡、灌木叢中的雪浸了春的暖意,通通醉了,由細鹽粒兒融成了綿白糖。這種殘雪踩上去是沒有聲響的。我也知道,這種雪是極易團成雪球的,只可惜此刻的我,感覺不出在這園中誰想“挨揍”了。所以這雪仗是無論如何也打不起來的。 有的花圃裡的“綿白糖”融化了,棕紅色的土壤裸露了出來,雜著殘雪,斑駁得讓人心慌。我看到一個花圃裡,靜靜躺著一根小手指粗、長約兩米的柳條。是風的尖刀將它從柳樹上削斷又攜裹到這裡來的嗎?還是哪個不堪的頑主兒將它折來玩,又隨手丟棄在這裡的?我的腳伸進了花圃,我立刻感到我的腳份量加重了。顯然,這是花圃裡的濕泥在對我的皮鞋故作親暱。我可不管這些,泥干自掉,讓它們來好了。我邁著越來越沉的步子,蹣跚著來到柳枝旁。我將柳枝撿了起來,柳枝很重,泛著青黃色,同時我還嗅到一股淡淡的苦味,是柳枝特有的苦味,這是生命的氣息。可惜,它是一枝折斷的柳枝,它的芽在這個春天不可能再抽出柳葉了。我無意識地做了這樣一個動作:我把柳枝深深地插到花圃的濕泥裡了。人們都在說一句熟語:“無心插柳柳成蔭”,我插的這枝柳,它會成活嗎?這裡是人工干預的花圃,再過幾周,或許幾日,那些勤勞、話多、事兒多的園丁和花匠便會來,他們會不會覺得插在這裡的柳枝礙眼呢?要知道答案,我需不需要等一個月再來看看這柳枝呢? 我沿著原路返回,看到一串“可怕怪物”留下的大腳印,不用申辯,那是我留下的。憑著這些腳印,我在一個月之後還能找到這裡嗎?抬頭望天,那“鹹蛋黃”漸西漸沉,我想看一下我這個怪物在殘雪夕陽裡的影子,可我卻沒有找到。忽而想起蘇軾的詩句:人生到處知何似,應似飛鴻踏雪泥。泥上偶然留指爪,鴻飛哪復計東西! 我看我還是不要再來了,即便來了,也可能找不到自己的腳印。這個世界變數太多,到處充斥著強權與人工干預!那柳枝既然生而為柳,便自會有它的柳命,又何需我這個怪物從中“作好”呢!

| 14th Jul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駱駝的駝峰裡儲存著大量脂肪。由於駱駝在沙漠生活,那裡的條件十分艱苦,有時候好多天找不到食物和水,所以用駝峰裡儲存的養料來維持生命。

| 7th Jul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窗外的薄雪是停於何時的呢?不知道。總之,太陽出來了!哈!不對,其實下雪時,太陽就一直笑瞇瞇地躲在稀牛奶般的雲霧後。太陽想扮什麼?它想逗逗那些挨餓的人們,好讓他們看到稀牛奶裡還泡著一隻鹹蛋黃。推開窗子,一股清勁的風迎面打來,碎成些許土腥、些許苦涼。這難道就是春雪的味道嗎?看到馬路上的積雪早已融化。我慣於“貓”在家裡的心,突然躁動起來,想到樓下花園裡走走,感受一下這春雪帶來的寒涼與苦意。 呵呵!人到樓下才感到,原來這天氣比我預想得要暖和多了。空氣清新,潤人心肺!如果我不跑動,根本感覺不到風的存在!花園小徑上的雪都已堆到路邊,花圃裡、灌木叢中的雪浸了春的暖意,通通醉了,由細鹽粒兒融成了綿白糖。這種殘雪踩上去是沒有聲響的。我也知道,這種雪是極易團成雪球的,只可惜此刻的我,感覺不出在這園中誰想“挨揍”了。所以這雪仗是無論如何也打不起來的。 有的花圃裡的“綿白糖”融化了,棕紅色的土壤裸露了出來,雜著殘雪,斑駁得讓人心慌。我看到一個花圃裡,靜靜躺著一根小手指粗、長約兩米的柳條。是風的尖刀將它從柳樹上削斷又攜裹到這裡來的嗎?還是哪個不堪的頑主兒將它折來玩,又隨手丟棄在這裡的?我的腳伸進了花圃,我立刻感到我的腳份量加重了。顯然,這是花圃裡的濕泥在對我的皮鞋故作親暱。我可不管這些,泥干自掉,讓它們來好了。我邁著越來越沉的步子,蹣跚著來到柳枝旁。我將柳枝撿了起來,柳枝很重,泛著青黃色,同時我還嗅到一股淡淡的苦味,是柳枝特有的苦味,這是生命的氣息。可惜,它是一枝折斷的柳枝,它的芽在這個春天不可能再抽出柳葉了。我無意識地做了這樣一個動作:我把柳枝深深地插到花圃的濕泥裡了。人們都在說一句熟語:“無心插柳柳成蔭”,我插的這枝柳,它會成活嗎?這裡是人工干預的花圃,再過幾周,或許幾日,那些勤勞、話多、事兒多的園丁和花匠便會來,他們會不會覺得插在這裡的柳枝礙眼呢?要知道答案,我需不需要等一個月再來看看這柳枝呢? 我沿著原路返回,看到一串“可怕怪物”留下的大腳印,不用申辯,那是我留下的。憑著這些腳印,我在一個月之後還能找到這裡嗎?抬頭望天,那“鹹蛋黃”漸西漸沉,我想看一下我這個怪物在殘雪夕陽裡的影子,可我卻沒有找到。忽而想起蘇軾的詩句:人生到處知何似,應似飛鴻踏雪泥。泥上偶然留指爪,鴻飛哪復計東西! 我看我還是不要再來了,即便來了,也可能找不到自己的腳印。這個世界變數太多,到處充斥著強權與人工干預!那柳枝既然生而為柳,便自會有它的柳命,又何需我這個怪物從中“作好”呢!

| 30th Jun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童年時代的生活清貧苦澀,但每一天都充滿鮮亮色彩。尤其是村頭那片空曠平坦的打麥場,留下我多少童年的快樂和美好回憶! 當一望無垠的麥田里麥穗泛黃時,家家戶戶就套上牲口,把雜草叢生的打麥場耙得鬆鬆軟軟的。等待一場雨到來,趁著地濕,撒上一層散碎的麥秸,再套上牲口拉著碌碡,一遍一遍反覆碾壓。直到場面又硬又實、平平坦坦時才算大功告成,我的家鄉管這叫“槓場”。整好麥場還要時常維護,麥收之前,每下一場雨都要“槓”一次場。在大人們收拾農具的時候,孩子們就光著小腳丫,在平坦的打麥場上快活的跑來跑去,像一群快樂的麻雀,嘰嘰喳喳圍著麥場又蹦又跳。 打場是農村一年之中最熱鬧、最忙碌的時候。每當麥子拉上場,家家戶戶的男女老少齊上陣,麥場到處一片歡聲笑語。“攤場”、“翻場”、“壓場”……一道道工序繁瑣勞累,只有中午“壓場”時,留下一個人牽著牲口拉著碌碡,在厚厚的麥子上一圈圈兒地走,其他人就躲在場邊的樹蔭下聊天說笑。“壓場”的人頂著火辣辣的太陽,牽著長長的繩子趕著牛碾場,慢慢騰騰地一圈一圈轉個沒完。暴曬下的麥子在碌碡的碾壓下辟啪直響,人的吆喝聲、說笑聲在麥場的滾滾熱浪中蕩來蕩去。誰家壓完場,誰家坐在樹蔭下的人就手拿鐵叉慢慢走過來,左鄰右舍的人也會趕來幫忙。把上面被碾掉麥粒的麥秸用鐵叉輕輕佻走,剩下一層厚厚的摻雜著麥糠的麥粒,這時,孩子們就光著嫩嫩的腳丫,在黃燦燦的麥粒上跑來跑去,癢癢的,又酥又麻。玩夠了,幫著大人拉“刮板”,攏集成堆,像小山一樣立在麥場上。 如果有風,大人們會馬不停蹄的抄起木掀揚場。木掀鏟滿夾雜著麥糠的麥粒,迎風向空中甩去,輕飄飄的麥糠被風吹走,徐徐落在一邊,飽滿圓潤的麥粒就嘩嘩降落下來。女人們就戴著草帽,在麥堆上拿大掃帚“打料”,“打料”就是把掃帚反過來,在隆起的麥堆上,用掃帚尖反覆輕佛,把遺落的麥糠、碎麥秸清掃出去。麥粒兒雨滴一樣打在女人身上,再流瀉下來!有的孩子也衝進去,被灑落的麥粒兒打得生疼,立刻跑出來。揚完麥子就接近黃昏,麥子被裝進編織袋裡,碼在一起,孩子們就在其中穿梭玩耍,或者在柔軟的麥糠上友蹦又跳,孩子們在打麥場上盡情嬉戲,永遠不知疲倦! 最愜意的就是晚上“看場”了。晚飯過後,村子裡的男人們就扛著被褥,拎一張蘆葦編織的蓆子,早早來到麥場。盛夏之夜,涼風習習、繁星點點,月亮閃爍著清幽的光輝高掛天空,沒有了白天的繁雜喧囂,沒有了炎炎烈日下的滾滾熱浪。空曠寂靜的麥場,四周是堆積成小山一樣的麥垛,月色之中顯得安詳神秘! 晚上的打麥場,是孩子們的樂園!我們歲數小的孩子在麥垛之間捉迷藏、玩遊戲,半大小子們就摔跤競技。只有大人們躲開麥垛,抽煙聊天侃大山,議論著今年麥子的收成。有的孩子玩困了,藏在麥垛裡就睡著了! 那時的麥收,要連續一個月才接近尾聲。直到田間翠綠的玉米葉子躥出老高,才垛起麥垛,封上泥土,麥收就算塵埃落地了。現在打麥場消失了,但是兒時麥收的美好記憶,永遠無法消失!
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有位被醫生宣佈死刑的富翁,感到很無聊。一天他盯著來自己博客訪問的腳印,突發奇想,如果我點擊那個名叫“善良”的博主,再點擊對他的訪問或好友,就這樣點下去,看能點到哪兒。他計劃從夜裡十二點開始點到早晨五點,當五點整的時候點的那個博客,就將自己剩餘的五百萬存款,贈與他或她。無論對方貧窮或富裕,無論善惡,無論什麼情況都贈給。如果對方不要,也要以對方的名義把錢捐出去。 他知道自己現在的身體情況很糟糕,點五個小時是需要體力與精神的。為能夠完成這個意願,他泡了十升的咖啡,就放在身邊。他明白,喝這麼多咖啡,也許在六點,也許不到五點就會死掉。他想,醫生已經宣佈,還有三個月的時間,三個月與幾個小時沒有根本上的區別,只不過是痛苦的多少罷了。這麼想過,他還拆了條煙放在電腦桌上,並備了兩個打火機,因為有時候火機會啞火的。 接下來他倒了杯咖啡,點上煙慢慢地吸著,心裡在想,誰會得到這五百萬呢。想到這裡他笑了,因為這太太好玩了。他突然想到,如果我撐不到五點就死了,豈不是很糟糕的事情。於是他認真地寫了遺囑,表明把最後的這五百萬存款贈給他電腦上最後停留的博客的主人。當然,他不希望是這種結果。他對自己說,無論什麼情況,我都要堅持到五點,然後親手把五百萬贈與出去。他還給律師打了電話,讓他五點鐘準時過來。 一切都準備好了,他有些激動,手裡的煙顫巍巍的。他摸起鼠標,看到小箭頭在電腦屏幕上哆嗦得厲害。他深深地呼口氣,把情緒努力地穩定下來,緩緩地移動著鼠標小箭,終於挪到了名為“善良”的博主圖標上,輕輕呼口氣,食指輕輕地點下去。新的頁面在鏈接,他的心也要跳出來了。頁面終於跳出來了,上面寫著,此博客已經被關閉。

| 1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凌晨四點半,窗外魆魆的群山告訴我,火車已駛入江南。 偶爾的燈光像一枚釘子。 我臨窗而立,閱讀著這本變化的、神秘莫測而朦朧的書,想把它們讀出一些光亮來。 漸漸的,東方開始泛出魚肚白,繼而這白色慢慢擴大,慢慢向四周擴展,向群山擴展,向我的目光擴展,依稀的,可以看得見山的眉峰與胸脯了,眉峰高峻,胸脯渾圓。然而白色也不那麼純淨,夾雜了些許的粉色,開始是淡淡的粉,若不定定地看,你會以為那是一汪湖水,發出粼粼的光,接著是桃色的粉,像少女的臉頰,而此時,那些粉又長出一些觸角來,像少女舞蹈時的綵帶,就在我要仔細分辨那些變化著的綵帶時,火車鑽進了一個隧道,讓我恨恨的怨恨起火車的軌道來。 待火車鑽出山的肚皮,那粉色已經不見了,出現在眼前的是魚鱗狀的橘紅色的霞,我想,太陽大概是要從那個地方跳出來的,於是便目不轉睛了。這時,大地已經很清澈,靜靜地泊在霞光裡,山嵐、田野、村莊似流動的畫冊,我似乎聞到了沾著露水的草木的馨香,要不是隔著窗玻璃,我一定會張開雙臂,奔向山野了。 車在動,山在移,那橘紅色的地方也不時變化著方位,一會在我的正前方,一會在我的右側,當那片橘紅變成金色時,我卻看不見它了,於是只好跟火車另一邊的旅客商量換一下座位,還好,他終於答應了。 待換好座位,東方金色的雲彩已被點燃,包括那山坳裡的水汽,彷彿燃燒時升騰的煙霧,剎那間,山間燃起了大火,整個大地被火光照得容光煥發,火光下面是一痕紅線,接著是一彎,我知道那個紅紅的火球山與天空都已包它不住了,馬上就要跳出來,噴出積攢了一夜的情愫,然而就在此刻,一幢房子擋住了我的視線,接著是一片房子,越來越高的房子,我知道我將看不見它噴薄而出的一瞬了,看不見它躍出山嵐時紅紅的臉頰之後,火辣辣的目光逼得我不敢直視它的眼,火車駛入了一個站點,將會在此停歇半小時…… 很遺憾,終是沒能在火車上看到日出的全過程。然而我想,許是美好的事物大多都有所殘缺,不然不會讓人如此著迷,就像吃東西,好東西總歸不能吃得太飽,太飽了,大概也不會有第二次第三次乃至更多的想往吧。
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今夜你想我嗎    作者 塗湘奇(塗相奇) 今夜你想我嗎 親愛的你在哪裡? 夜色如此美麗 晚風輕拂小蟲淺吟 今夜你想我嗎 親愛的你在哪裡? 夜色如此溫馨 月色如水千載遐思 今夜你想我嗎 親愛的你在哪裡? 夜色如此寂靜 月落柳梢又是黎明 今夜你想我嗎 親愛的你在哪裡? 夜色漸退 寒意漸深 (塗湘奇作於浙江甌江龍灣QQ407973408)

| 29th Apr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北方深秋的天氣,清爽、明澈。山是那麼蒼茫,水是那麼清冽,空氣中有輕柔的風、纏綿的雨,萬物的生命都在秋的迷離中延續。山間黃、紅相間的顏色爭先恐後的點綴著清晨,用堅韌的生命舞動著。即便這裡的白雲也彷彿悠閒自在,薄霧迷濛,掩著輕紗,羞澀的迴旋繚繞。 家鄉就位於小興安嶺腳下,起伏連綿的山巒將這個小鎮環抱其中,受山區氣候的影響,這裡的秋天要提前半個月來臨,天氣多風少雨、清爽宜人。9月末,一夜細密纏綿的秋雨過後,空氣中瀰漫著絲絲涼意,樹葉又多了幾許秋黃,它知道自己的使命掙脫了枝的挽留,隨風飄然而落,灑一地金黃與詩意,落一秋抒情與感慨。10月初,山間時常飄著白霧,早霜的光顧,讓秋的色彩更加曼妙多姿。 白樺是這裡最原始、最多的樹種,走進白樺林,似乎還能尋到當年,復轉官兵、知識青年和幾代大荒人,在這裡印下青春的足跡。一片白樺林就有一個真實而動人的故事,家鄉人對白樺的感情因敬生愛。 與白樺的肅穆不同,起伏、錯落的群山因金秋的裝點,更顯華貴、莊嚴。在這片土地上,除耕地和草原外,山林佔了一半的比例,山是視野內隨處可見的。 山林不僅是保護生態的資源,更為家鄉奉獻了取之不盡的財富,一年三季山裡有幾十種珍稀產品,金銀黃、野刺梅、陸寒草,這些都是具有藥用價值的草藥,採摘期最長的達半年之久。今年秋季,榛子、木耳、蘑菇、猴頭這些高營養食用山產,多的讓人顧不所及,漫山遍野、厚厚密密的生長,一個秋季下來,人們靠采山獲創收300餘萬,采山成為致富的優勢產業。 豐盛的水草是家鄉第二優勢資源,境內有一江六河,草原面積16萬畝,嫩江支流流經這裡,與內蒙古自治區隔江相望,兩地僅一江之隔,在生產、生活上有著密切往來。靠水吃水,捕撈業是兩地人的共同產業。紅娘子魚是只有在嫩江上游才有的特種細麟魚,是家鄉的水特產,最大的也不過手掌大小,肉質細嫩鮮美,到了冬季捕撈期,很多人就是為了紅娘子魚慕名來這裡一遊。 與大自然的賦予有所不同,家鄉人通過勞動自身創造財富的快樂,是一番別樣的感受。深秋的視野,儘是金的色彩,聞到的儘是成熟的味道,心醉於語言所不能抵達的境界。廣袤的耕田,黃燦燦的顏色充滿視線,亞麻、玉米、大豆,金的耀眼,金的讓人陶醉。勞作的人們笑得那麼舒心、那樣燦爛,歡聲笑語迴盪在遠山和雲天之間。陽光踏著寧靜柔和的腳步,不再如盛夏那麼熾烈,與山水蒼涼形成鮮明的對比,勾勒成一幅美麗絕倫、韻味十足的秋畫,這簡直就是一場視覺上的饕餮盛宴,決非畫家筆下所能奔溢出來的。 家鄉的秋,一樣的是成熟的金色,不一樣的是寧靜與歡騰,當自然的一切都暫時休憩下來。勤勞、質樸的家鄉人又將帶著新一輪夢想與希冀,開始孕育憧憬。他們的心猶如雲朵般高遠而開闊,放眼大山之外的世界,下一個秋季到來之時,大山將迎來更加濃郁、壯美的秋色,他們將收穫更多的喜悅與歡騰。 文章來源:Transit Blog |熊丙奇的BLOG | Liblog |楊慧子的部落格 | 自由主婦 |Romenesko's MediaNews | 為愛守候 |慈林部落格 | 蓬山老叟的BLOG |菊子豬窩 |

| 28th Apr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這樣的季節,總有一些心事無法鎖住,任憑冰雪覆蓋得再久,仍會有綠色的嫩芽破土而出,將世間染為春色;這樣的季節,總有一些思念無法抑止,宛如楊柳輕風,纏綿於你的髮梢,呢喃於你的心底。 嚴寒未過,春意萌動,綠意露痕,暈染了眉梢。聽你唱著清麗的歌,以柔和的姿態和恬靜的神情,站在我過往的路旁,想著那些數著星星祈禱的時光,想著那些遙望與祈盼的日子,讓鮮花縷縷的清香,朵朵的嬌艷,侵入肌膚,侵入靈魂。肥了相思,瘦了目光。 草長鶯飛的季節,空氣清新芬芳,潤濕了曾經走過的每一條小徑,每一段歲月,每一寸時光。一點心情在溫婉的音韻裡,抽枝發芽,漸循氾濫。在綿軟的溫情裡,一起摘下寸寸時光,和著那些溫暖的甜蜜片段,釀成一壇桃花酒,與你共醉共賞。 風捲流雲,綠柳成蔭,捎來消息,說那門前的桃花已經盛開,邀我共賞殷殷桃花盛開的情景。透過漫天飄揚的花絮,撫摸秀髮若游絲細軟,系目光棲息於心尖。輕攬細腰,你慵懶地依於我的臂彎,斜倚著我肩,淺淺的笑,在我氣息裡,香軟如夢。那一刻,萬千牽掛,萬千相思,萬千愛戀,銷融為濃濃的傳奇。 春色纏綿,比春色纏綿的,是深情與愛戀。在某個午後,伏於案前,或躺於湖畔草地,陽光大片大片的落下,將你五色彩裙拓印成晶晶點點的繽紛,在我眼眸中跳躍展開,化為一隻五彩的飛蝶,以低翔輕柔的姿態,撞入我的懷中。 陽光明媚的日子,植你柔軟私語於我的窗前枕邊,種你溫存委婉於陋室滿院,以熾熱的唇傳遞深情。花飛蝶舞,在我心裡纏綿。於恬靜與溫馨裡,漫舞的愛戀,穿越無盡的時空,悠然飛揚。 不辭癡狂,願偕伊老。綿綿的情,濃濃的話,混著我氣息蔓延於你的心間,浮動在耳畔與眉梢,你的身體,被一抹嫣紅描摹為柔美的曲線,在暖暖的春風裡,隨雙飛的紫燕投入我,隨一潭泉水流向我,兩情相悅的期待,於春風春雨春雷中,爛漫成滿枝的繁華和美麗。 披美麗羽衣於我眷念的懷抱,溫情流趟於每一寸肌膚,唇間一點一滴輕輕漫過所有的語言,深情愛憐的目光下,溫柔的眸,如漣漪初起的春水;嬌艷的唇,如玫瑰初開的花蕾,每次呼吸,如青草幽香;你的嬌容,燦若雲霞般明媚,陪你,在已知或未知的歲月,感受那清新氣息和美妙驚喜。 所有刻骨銘心無需表白,無需言語,無需書寫,我的心事你明瞭。攜手踏著春的腳步,在青山綠水間,譜一曲永恆的歌。讓所有的愛戀滲透於你的血液,將所有的美麗融化於你的容顏,將所有的歲月精雕細琢,泛繞成細水長流的永遠,直至,天荒地老。 文章來源:京師易美的易學裝修設計室 |婕思手記 | 翱翔藍天的BLOG |子夜的曇,與月光共舞 | BBsunny |鄒靜之的BLOG | 朱大可部落格@柵欄後的絮語 |育兒天地 | 北京病人的大賣場 |J.Not |

Next